【花与文学】 《红楼梦》中的“花”赏析

发布时间:2021-08-05 13:08:24 作者:admin 来源:本站

五千年文化中,中国古代高品质生活细节描摹的巅峰作品,首数《红楼梦》,而此书里对花卉、花艺与人的生活品质、生活本质的配称和喻示,从物境到意境,再到情境,乃至悟境,真正实现了花的人化、情化和心化,堪称一切文学作品的巅峰标杆!


图片

 

《红楼梦》中写花,最不惜笔墨:书中每一章节都有关于花的描写,整章整节以花为题材的就有17回之多,200余首诗词曲赋、对联匾额,60%以上与花有关。书中写了杏花、桃花、海棠花、芙蓉花、水仙花、牡丹花、蔷薇花、桂花、梅花、菊花等,还有莲叶羹、梅花络、石榴裙、蔷薇硝、茯苓霜、冷香丸,缤纷五彩,美不胜收。


图片


曹雪芹起名的手法非常巧妙,主人与丫鬟的名字与花有关的大约有五十人。如迎春、探春、文杏、藕官等。以花的品性命名的如贾芳、袭人、翠缕、李纨等,更不说大观园里我们所熟知的黛玉、宝钗、晴雯、香菱、王熙凤,还有宝琴、史湘云、袭人等等,其人与花的命运,是怎样的令人赞叹与唏嘘。

 

《红楼梦》中写花,延续和发挥了《诗经》以来以花喻女子的文学传统,大大超越作为植物的花:花乃富有情感之形态的象征物,花也是女子性格命运的意象,花是尘世人生无常的意象,花是封建大家族败亡的意象。巧妙地以花名人、喻人,这是《红楼梦》运用花的形象的第一种艺术手法,借以暗示人物的性格和命运。


图片

 

《红楼梦》里最著名的片段之一“黛玉葬花”,很多人知道的只是这个“概念”,并未了解细节,那林姑娘到底葬的是什么花呢?

是桃花、石榴、凤仙花。 

 

图片

 

在《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神游太虚境》中,警幻仙子给宝玉品“千红一窟(哭)”茶,斟“万艳同杯(悲)”酒。这里的“千红”“万艳”皆是花的代称,而这一“哭”和一“悲”,也给全书定了一个苍凉而凄婉的基调。《红楼梦》里的“花”,屡次出现并被赋予情感色彩而成为意象的地方达几十处之多,这几十处是作者曹雪芹的苦心经营。在这样一部涉及内容丰富的古典名著中,“花”在很多处上升为人格型的“花意象”,“花”并非单指桃花、杏花之类,乃是富有情感之形态的象征物。


图片

 

书之高妙,在于既有人情的“花意象”,也有写满眼的“花景象”:建造大观园时,伴随着前期工程绿化,工程也基本完善,奇花异草比比皆是。根据各个院落的建筑风格,所配备的奇花异草也各不相同。比如:潇湘馆翠绿如滴的千竿翠竹;怡红院红绿相映的芭蕉海棠;蘅芜苑的杜若蘅芜,藤萝霹雳,茝兰金葛,紫芸青芷;稻香村的杏花;栊翠庵的梅花……不一一列举,已经是万艳争辉百花似锦。


图片

 

二期工程则由贾芸负责进园栽花种草。作者不厌其烦地描写花草,不仅美化了大观园的环境,更加美化了读者的视觉。最为主要的是:为生活在大观园里的女儿们创造了美丽优雅的生活空间,女儿们的诗一样的意境地生活在这优雅的空间里。慢慢地人和花儿糅合在一起,花儿的特性,人的个性,人的命运都浑然一体!


图片

 

贾母来到蘅芜苑,看见宝钗闺房中的摆设如此简陋,感到十分惊讶!牡丹艳丽而不芬芳,所以作者有意识地在蘅芜苑种植了芬芳浓郁的奇花异草:杜若蘅芜,茝兰金葛,紫芸青芷,都是非常古老的制造香料的奇花异草。屈原曾以《九歌》吟咏:“沅有茝兮澧有兰”“被石兰兮带杜衡”“采芳洲兮杜若”——这些古老而又芬芳浓郁的奇花异草集中在宝钗的住处——蘅芜苑,每到夜晚,飘散着阵阵幽香,细细品味这飘散的幽香里,总觉得有一种甜丝丝、凉飕飕的苦涩的悲凉!

 

图片

大观园中的妙龄女子,哪个不是如花一样“鲜妍明媚”?李纨认为,除了黛玉,“别人不配作芙蓉”,宝钗则是“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牡丹。由此可见作者对女子的敬爱就源于她们的自然本性,而非世俗的“金玉”之性。但谁又能想到花落时便是女子憔悴之时,即所谓“花残叶枯”。书中不仅以“三春去后诸芳尽”的花事凋零概指大观园诸多女子最终风流云散的结局,而且在某些具体情节中以花喻人来暗指和预示女孩子们各自的命运及未来。


图片

 

后人们读《红楼梦》读得如痴如醉,更有中外无数学者专家废寝忘食、引经据典地为书里的女孩们寻找花的定位,于是就有了各种版本的“金陵十二钗”花语,这里仅列举较大众化的一种说法,以飨红迷:

黛玉——芙蓉;

宝钗——牡丹;

元春——桃花;

迎春——菊花;

探春——杏花;

惜春——水仙;

妙玉——梅花;

李纨——兰花;

巧姐——梨花;

凤姐——玫瑰;

可卿——樱花;

湘云——芍药。


图片


一曲红楼,写尽了红尘女子的风姿绰约,却道不尽她们的悲欢离合。隔着岁月的风尘,这些大观园中的女儿款款走来,宛如时光花园中的百花仙子,婉约了几世的风情,是离殇,还是前世之约,群芳诸艳,几多轻愁……